ETW NEWS | May 08, 2021

规模适当,做精品的企业,出口长存

在商业利益驱动下迅速推进的全球化,给世界各国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产业空心化、资本作乱等现象的出现更是让一些国家开始反对全球化,特别是一年前开始的疫情不仅阻断了各国人员的往来,也阻止了国际贸易与国际交流,曾经风起云涌的广交会上外商众多的景象和各大机场充满了各国商人的场面也不复存在。

疫情使得各国企业停工停产,原有的产业链中断,再复工的企业也就不得不就近的寻找新的供求关系,形成新的产业供应链。在这个背景下,一些国家逆全球化的言行也愈演愈烈,本土的保护主义,加上由于疫情而中断的国际合作让那些以往通过在外国生产加工的国家带来产业再生的机会,这场疫情过后,中国出口企业很难再看到十年前那个风起云涌的出口局面了。

在这样的趋势下,出口企业应尽量在细化分工的市场中采取外联外包的做法,来降低人员成本与管理成本,企业主用全部的精力做“精工良品”。

“精工良品”是企业未来存在的必要条件,因为原材料成本和人力加工成本已经决定了我们不可能再生产更多的低价产品,那个粗劣加工,低价出口的时代已经结束。

中国企业有20多年加工历程,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产品加工经验,也拥有相当一部分优良的加工生产设备,如果我们的企业负责人深入生产,亲自严管质量,就会加工出“精工良品”。

丰富的加工经验和优良的生产设备也恰恰是那些去中国化国家中新加入产业链的企业无法拥有的资源,这是中国出口产品的绝对比较优势,因此,我们应该利用沉淀下来的优势再组力量,再次进入国际市场。

以前那个做个工厂就能出口,摆个摊位就有商家来的时代不会再出现了,大量的做粗劣加工的企业在疫情过后,将再也难以找到国际订单,能存活下来的外贸企业一定是企业规模适当,做精工良品的企业。

企业规模适当是指企业规模与市场比例有最高的配比,这是企业具备最高效率的状态。 企业在没有市场的情况下做大规模,是企业倒闭的主要原因。特别经过这场全球疫情,人类重新认知到人与自然,生命与财富的关系,一场保护自然环境与碳排放的全球斗争即将开启,这种情况之下,那些大规模的企业所闲置的产能空间将会产生巨大的成本,另外,企业所面临的人口结构和意识形态也不同从前了,90后和00后是现在的生产主力,这个群体在网络环境中长大,从小就能获得足够的信息,他们独立的网络化人格也会推高企业的用工成本和企业的不稳定性,因此那些求大规模的企业可能不能再继续下去。

企业控制规模的同时,要利用精品和良品稳住市场,尽管精工良品不能让企业有大规模收益,但可以让一个企业主维护一些员工的生活以及其家庭不会有困难。再经过多年的进步与改良,产品就在自然中地推大了市场,企业也自然的成长起来。

历史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条直线,人类总是在曲折中前行。当人类生产历程出现了拐点,与时同行是求存的前提,愿中国出口企业都能踏实生产出精工良品。


曹德旺 :此次危机史无前例!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是一个趋势

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认为,疫情不只改变着微观企业的命运,也在重构全球经济政治的秩序,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是一个趋势。

一次没有先例的全球危机
在曹德旺看来,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危机,是非常特别的,相信没有先例。

《新京报》去年4月13日报道,曹德旺表示,受疫情影响,中国停产停工两个月。随着疫情在海外蔓延,世界各国也相继停产停工。中国大多数的制造业,尤其是外贸出口制造业企业面临着两难的局面,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如果留住工人,企业要支付工资,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如果裁员,但企业近期一直面临招工难问题,将来疫情趋缓,可以复工的时候,可能就招不到合适的工人了。

曹德旺表示,目前中国企业遇到的危机和以前遇到的危机完全不一样。现在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供应链已经断掉了,海外市场需求萎缩,中国生产出来的东西卖给谁呢?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此外,经过这次疫情,会有很多小工厂倒下,这些小工厂是全球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一旦倒闭再重新建起来,就需要一个过程。因此,有理由相信,全球产业链不会在短期内得到恢复,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全球产业链的去中国化趋势
曹德旺表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世界各国立足于全球化,每个国家的产业链都无法独善其身,必须嵌入到全球的产业链中。但这次疫情之后,各国着手构建更独立、完整、安全的产业链,会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会是一个趋势。

例如,为鼓励美资企业从中国撤回美国,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提出了一项吸引美国企业回流的建议。

库德洛对福克斯商业频道表示,“例如,我们可以将(企业)回流所需要的支出100%直接支付给企业。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结构、装修等。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所有相关支出100%直接支付给企业,实际上等于我们为美国企业从中国搬回美国的成本埋单。”

据外媒报道,日本也从空前的经济刺激方案中拨出22亿美元,帮助制造商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

曹德旺指出,天下只有低端品味的人,没有低端产业。
曹德旺说,现在的中国人、中国企业太急功近利了,经常把产业分为高端和低端。在很多人眼里,互联网、大数据、信息化是高端产业,制造业意味着廉价劳动力,是低端产业。但是这次疫情发生之后,一个N95口罩在美国最高卖到了175美金,成为了高端产品。

曹德旺表示,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如果没有基础的传统制造业产业,很多所谓的高端产业根本发展不起来。因此,互联网也好、芯片技术也好、大数据也好,这些技术或者工具可以提高经济运行和发展的效率,但是如果没有制造业,高端产业的发展根本无从谈起。就好像桌子上摆满了漂亮精致的刀叉,如果没有食物,这些刀叉用来做什么呢?只能是摆设而已。

无法预估危机的最终影响,能够活下来是关键
曹德旺认为,疫情之下,航班停飞、封国封城,全球秩序被完全打乱了。这一次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危机,远远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可以类比的,虽然还无法预估这次危机的最终影响,但这一次危机应该是史无前例的。

中国经济受进口和出口影响很大,当前面临的内外部形势非常严峻,一定要未雨绸缪,活下去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