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互联网的未来 | 2021年8月10日

国际互联网的未来

互联网是寄生在电信网络中诞生的网络,互联网诞生之初,只是为了实现信息的择路通信,然而随通信技术的不断提高,通信网络也不断的换代,网络从2G、3G发展到现在的4G,紧接而来的就是5G网络;由于每代网络的数据传输速度、终端容量以及传输的数据格式不同,网络也由最初的通信目的,不断的产生了娱乐平台、商业广告以及支配设备运行的人工智能处理数据,这些数据越来越大,这些数据也越来越有价值,因此人们开始保护自己的数据,因为数据能带来利益,保护数据就是保护自己的资产。


网络也是现代管理者所使用的数据处理系统,不论是智慧城市、还是百姓所用的水、电、煤系统,以及相关部门使用的人口管理、交通管理等系统,都是通过网络传输数据进行网络数据处理实现的。


然而,随着网络数据的不断积累越来越多,不同系统互联网的外网相链接给网络安全带来了巨大风险,目前,任何国家的任何系统都无法避开网络攻击,随着攻击程度的不同,网络攻击带来的损失也不相同,严重时可以使一个系统陷入瘫痪。


随着世界各国经济的发展,各国之间摩擦不断,网络就成为了国际冲突的第一战场,在网络上,不论舆论战还是市场信息战,都能影响实际结果,因此各国在政治、军事、商业上都在严格的控制和管理互联网。


国际互联网从过去20多年的积极相融,正走向区域化和独立化。那些价值观相同,经济相互依赖度高,相互自由贸易的国家,将新建的高速传输的网络形成区域化的国际互联网,以便在5G后的网络时代,实现数据高速传输和跨境人工智能应用。 5G将开启人类的互联网新思维,5G之后互联网渐渐演变成一个不再是只承担数据通信的网络,而且很可能,在6G网络开始实现太空互联网,太空互联网是一个太空坐标系,它可以定位太空中任何位置的数值(如同太空IP),这是人类进入太空的天梯和基田,人类可以在太空准确地移动到不同位置,也可通过太空网络的不断嫁接,让人类进入太空越走越远!



中国年轻人为何不愿站到工厂机台前

2021-08-06   来源: 证券时报

制造业无疑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基石,和一国竞争力的命脉之所在,因而再怎么强调制造业的重要性,可以说都不为过。然而遗憾的是,如今很少见到85后站在制造工厂机台前。那么,中国的年轻人为何不愿走进工厂?


原因多样。首先来看积极的一面。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得到长足发展,各种经营主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相比于其祖、父辈而言,当下的年轻人有了更多的选择。尤其是当下,第三产业得到蓬勃发展,这就必然会在劳动力的需求方面,对制造业形成巨大的冲击。当然,这种冲击也曾发生在第二产业和第一产业之间;


其次体现在,受益于长期的经济繁荣,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时,中国私人财富得以不断集聚。就是底层也受益于这种繁荣,使得其家庭条件得到根本改善。这也使得当下的年轻人,不再面临其祖、父辈所面临的生存生活压力,使得他们可以更为从容地选择自己的职业;


其三,则要归因到我们的教育体制上。中国是典型的制造国,这种国情下,我们的教育体制本该对标同属制造业为主的德国。遗憾的是,目前中国的教育却对标的是以培养合格的服务业从业人员为目标的美国教育体制。如此一来的必然结果是,培养出了大量并不适配于劳动力市场的劳动者,这也就是中国当前所面临的一种尴尬:一方面是大学生遭遇现实的就业难,一方面是大量工厂却鲜见年轻人的身影;


此外,工作环境相对恶劣,收入相对较低,又脏又累。在世人眼中,这绝非一份体面的工作,也是重要因素。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民工从工厂抽离,为增加与异性接触的机会,反过来又刺激到更多求偶期的年轻男性民工离开工厂。


当然,中国的工厂主本身也是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首先表现在,该群体还不知道“以人为本”四字怎样写。在人口红利不再的前提下,很多工厂主仍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以恩赐者的心态看待员工。有人甚而常怀“没有我提供这样一个平台,你们这帮人早饿死了”的心理。虽然,他们也试图与时俱进,努力的在工作环境和伙食上予以改进。但在管理上仍延续着传统管理模式,简单粗暴对员工缺乏必要的尊重。作为反应便是,没有太多生存压力,越来越多强调自由的年轻人,纷纷走向管束较少的零工。其次表现在,工厂主对培训投入严重缺乏。基于成本的考量,他们习惯于招聘熟练工人,期望做到招之能来,来之能用。这在无形中,又将大量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拒在了工厂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