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中小企业构造变化 | 2021年8月20日

杂谈中小企业构造变化

现存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大都是在10几年前开始创业的,那时候国内外市场很好,相对结构合理的劳动力市场也给制造业提供了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创业者们看到了蒸蒸日上的经济发展形势、看到了一个个争先恐后要把企业做大做强的企业家们,每个老板都深深的被这种积极向上的氛围所感染,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参与到把企业做大做强的潮流中去。

企业要做大首先就是生产要素的投入,所以很多企业征用更多的土地盖更大的厂房,征不到地的就租用更大的厂房来扩大再生产,同时企业也以大企业的构造模式架设了很多部门,光一个销售部就衍生出了很多部门,如销售部、市场部、IT部、外贸部,在生产管理上也架设了很多很多部门,这些部门从理论上讲具有独立的功能,但是他们对接的对象相同,就是一个是市场、另一个是产品加工,所以不论这些部门有多独立,最终,他们会在实现任务目的的程序中相遇,结果就导致各部门责任不清、互相推诿、甚至互相拆台,导致工作效率下降,从而也降低了生产效率。厂房等不动产直接降低了企业的收益率,人员和部门的增多就会出现混乱、相互扯皮的现象,这也是我们看到发达国家的工厂都是很少的管理部门,就是他们的政府,也就是那么几个头,10几个部门,因为部门越少,办事效率越高。

随着国际贸易战的发生和接踵而来的疫情之下,那些投入放大的生产要素很多都变成了企业的负担,因为企业构造起来如同建造一个楼房,每个环节都千丝万缕、相互纠缠在一起,做起来的部门和扩大的厂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卸载下来,然而这些无效率的生产要素就成为了企业的负担,如果企业不通过激烈改革,就可能把企业拖到收益率低下的恶性循环中,恶性的生产循环能推高企业存在的风险。

相比于一些发达国家的中小企业,我们的中小企业规模有些偏大,管理人员和部门偏多,我们的中小企业在人数和厂房规模上在有些国家是中大型企业,国外很多销售额在几十个亿人民币的制造企业很多都是几十个人的公司。很多发达国家的中小企业的设备也并不先进,有的企业用的设备还是二战后期的设备,总体上看,他们的企业特点是:产品专一,同时根据市场需求不断的提高产品等级和新技术应用,他们不喜欢在不能直接产生生产循环获得收益的不动产上投资,所以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生产场地都是租借的;再一个他们的管理机构简单、除生产、销售、财务基本外包,甚至财务的会计也由专业的会计公司完成;这样能大大的降低企业的综合生产成本,纵观上百年来一些发达国家的中小企业生存发展历程,我们不难看到,尽管他们的存在历史很长,但他们并不追求大而全、而是在产品质量上下功夫,提供精工良品给市场,专业产品一做就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一个小企业养活自己老板一家几代人和一批批员工,而那些求大的企业,除极个别发展起来了,大多数都在他们求大的路上倒下了,企业的发展如同一棵树的自然长大过程,违背自然的追求就会适得其反;精简的管理部门又直接受老板的管理,提高管理效率的而同时也让企业老板时时和企业融在一起,消除了企业的潜在风险;

随着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市场销售的不确定性升高,劳动力市场也出现了根本的变化,95后是新劳动力市场的主力军,而这些在虚拟空间长大、喜欢网络空间的95后、早已养成了不大喜欢与人交往的生活方式;他们更不喜欢枯燥、寂寞、有噪音的工作环境,因此,进工厂工作的人会越来越少;同时,以社会统筹医疗保险机制、给人员自由流动带来了方便,所以制造业的人员流动性也会越来越大,人员的流动会给部门多的中小企业带来更多的困惑,也给企业的资源管理带来风险,因此中小企业,特别是制造业,是不是到了该精兵简政的时候?


7月纺织品出口“双降”:运费上涨成本上升,出口企业“赚了个寂寞”

2021-08-14   来源: 华夏时报

尽管7月进出口创下同期历史新高,但是纺织品出口却不容乐观。

统计数据显示,7月我国纺织品(包括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为116.982亿美元,较2020年同期减少42.787亿美元,降幅达到26.78%;而1-7月我国纺织品出口累计金额802.529亿美元,同比下降10.8%。今年前7月的纺织品出口数据竟然还不如去年疫情期间,而7月当月数据不仅同比去年7月下降超过三分之一,而且环比6月也下降了近7%。

山东某大型毛纺出口厂经理徐东对记者无奈地表示:“今年太难了,订单不如去年,成本却大幅上涨。2020年以前,把一个集装箱运到英国价格是2500美元,而现在报价是14000美元,涨幅超过了5倍。我干这行快20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的价格。”

不单运费暴涨,上游原材料价格也在上涨。记者采访到的广东、江浙等沿海地区纺服企业均表示,6、7月份棉花棉纱价格大幅上涨,而终端内外销订单议价能力较弱,不少外贸公司腹背受敌,很多出口单面临白忙活、“赚了个寂寞”的窘境,因此接单、排单、交货的积极性并不高。

对此,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方面表示,今年上半年,随着国际市场需求复苏,加上其他供应国疫情以及局势动荡所导致的订单回流,我国服装出口呈现较好的回升态势。展望下半年,随着美国2万亿美元现金补助效应的消退、叠加汇率、运费和原材料价格三大阻碍,我国服装出口下半年增势如何,仍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防疫物资在出口中所占比重迅速回落。上半年,医用口罩和防护服合计出口在纺织服装总出口中所占比重已经从去年的22.4%迅速回落至6.3%。其中,6月当月占比已降至4.05%,与去年5月高达54.2%的占比形成巨大反差。

以往,运费在贸易过程中一般都不会受到买卖双方都重视,这部分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但如今,运费却开始严重挤压企业的利润。

另外,纺织生产的首要成本就是各种原料价格。春节后在下游市场复苏的加持下,各类原料价格迅速拉升,创造了截至目前的最高价。

下半年外贸即将迎来重要的传统旺季“金九银十”。一位纺织行业从业人员说道:“根据以往的旺季行情判断,原料、坯布、染费等价格都有上涨的可能,加上高额的海运费,外贸纺企的成本将进一步增加,这对他们接单非常不利;另一方面,目前是纺织业的传统淡季,订单相对偏少,出货或还有时间充裕的空间。但到了下半年的旺季,订单一旦增多,航运情况仍未得到缓解的情况下,出货一定将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