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经济全球化在终止、新的产业国际化正在形成 | 2021年8月30日

理想的经济全球化在终止、新的产业国际化正在形成

以全球资源自由搭配,产业生产要素做最佳选择的理想全球化浪潮,经过20多年的演变推进,今天似乎走到了尽头。

经济全球化是以资本为主导、通过资本携带技术寻找更廉价、收益率更高的生产要素的过程,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资本外流和产业转移直接导致了产业空心化和失业人口的增多;同时各国的税收政策不尽相同,资本在流动的使用廉价生产要素的同时,利用一些低税国家或免税地区获得更高的收益;这就大大的拉大了资本输出国的贫富差距,我们已经看到,在疫情爆发前,很多全球化进程快的国家,已经出现了反对全球化的示威活动。

经济全球化是通过资本流动实现的,而资本在失去控制时很可能成为投机国际市场的游资,多股巨额游资、可以成为市场炒作资本、用来搅乱市场,最后达到控制市场而获得更高收益的目的;我们看到很多网络公司都是通过这个过程完成最后收益的;这些游资通过低价竞争不但能打败一个行业的所有对手最后形成垄断、也能给任何实力不强的国家带来经济危机;

因此、一些保守的国家、特别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英国、谨慎保守的日本等国家对资本获利方式都有严格的控制,这可能也是经济全球化不可持续的又一个原因; 经济全球化是资本产业自由化的理想模式、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更多的路可以走下去;然而世界各国的产业结构确实存在互补性、因此一些国家通过国与国之间谈判、找到产业共同互补方式、然后通过协议制定条款完成、随之而来的就是 “多点对多点” 产业国际化代替原有的经济全球化、资本输出也只限于制造加工和市场为主要目的。

中国制造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经发展形成了非常强大的配套能力,特别是低中端机电设备,在中国、几乎不需要任何进口的零部件就能生产出来性价比高的产品,我们中国制造业、特别是机电设备、成套设备的制造厂商,应该积极地面向海外市场、参与到国际生产循环中去,即使在那些达成协议的产业互补国家,他们在投入生产之初也离不开中国制造,因为这20年来、中国已经代替了很多国家的生产加工,一度是世界加工中心的中国、也退化了很多其他国家的低中端制造业,这些退化的制造业、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起来,因此,我们的机电设备制造业要趁机积极参与到国际生产和消费的循环中去、以防止各国产业链、根据国际市场的需求再建起来,而让我们失去这次机会。


美媒:全球对中国商品需求迅速激增,工厂经受“用工痛”

2021-08-27   来源: 环球网资讯

美国《华尔街日报》8月25日文章,由于年轻人躲避工厂工作且更多农民工留守家中,中国各地正遭遇劳动力短缺。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迅速激增,但从手包到化妆品等生产各种产品的工厂都表示,难以招到足够工人。

尽管中国确诊病例很少,一些农民工仍担心在城市或工厂感染新冠。其他年轻人则越来越倾向于收入更高或相对轻松的服务业。这些趋势类似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错配现象:尽管许多人在疫情期间失业,一些企业却遭遇用工荒。而中国的问题反映出更长期的人口变化趋势——不仅对中国的潜在长期增长构成威胁,还可能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尽管需求增加,但在广州开化妆品厂的严志乔(音)无法扩产,因为该厂难以招到并留住工人,尤其是40岁以下的。他的厂提供的时薪高于市场水平,还为工人提供免费食宿,但还是吸引不到年轻求职者。41岁的严志乔说“与我们这代人不同,年轻人已改变对工作的态度。他们能依赖父母,谋生压力不大”,“他们中许多人进厂并非是为打工,而是来找男女朋友的”。

就在工厂遭遇用工荒之际,中国正努力应对截然相反的一个问题:太多人寻求白领岗位。今年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创新高,经济学家说这加剧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错配问题。

工人减少已迫使许多工厂发奖金或涨工资,这侵蚀了原本就因原材料等成本上涨而承受更大压力的利润率。东莞亚洲鞋业协会负责人说,随着德尔塔毒株疫情席卷其他亚洲国家,买家纷纷将业务转向中国,一些中国工厂的订单随之猛增,这令他们更迫切地通过加薪招聘工人。 中国近年来的乡村振兴规划也可能给工厂带来更多挑战,因为这为农民创造了新机遇,过去远赴城市打工的人能在距老家更近的地方谋生。2020年中国农民工总数出现十年来首次下降,减少500多万。广州某时尚手袋工厂的100多名工人中近1/3今年春节后没返厂,明显高于往年的20%。该厂荷兰籍厂主赫姆斯说,“我们几乎招不到任何工人,因为许多人不再离开老家,而疫情加快这种趋势”,他工厂工人的平均年龄已从10年前的28岁上升至35岁。

2020年中国一半以上农民工大于41岁,30岁及以下农民工的比例已从2008年的46%降至2020年的23%。专家说,如今年轻人对工作能为他们带来什么怀有远比以前更高的期望值,也能承担得起等待更长时间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