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碳”背景下被过滤的企业、谁能存活下来 | 2021年9月30日

“限碳”背景下被过滤的企业、谁能存活下来

新一轮的“能耗”双限、导致企业使用能源的成本升高、升高的价格会被传导到产业链的每个环节、本来供需平衡的产业链在能源和材料被限定的条件下,会导致一些企业退出产业链、存活下来的企业也只能以提高价格参与获得不足资源的竞争,这对已经是利润勉强维持生产的制造业是一个生存的挑战,此时企业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技术革新或更新设备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单位生产成本、要么提高产品出售价格弥补“限碳”带来的成本升高。按有关部门计划、中国在2030年达到碳值高峰、也就是说在未来8年时间里、企业面临的“减碳”压力会越来越大、因此,受“减碳”影响的企业应早做准备,给自己充分的调整时间!

比起技术革新或更新生产设备提高生产效率来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产品销售价格更安全、更有效,因为技术革新需要很多技术配套、不是一天二天就可以完成的、而设备更新又涉及到太高成本投入、在目前生产收益不高的情况下、会给企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此时企业应寻找新的市场并大胆提高产品销售价格,而做出口是提高价格的直接有效手段。

本来就有巨大需求的国际市场、在经过近2年的疫情对购买力的抑制,将要结束的疫情会渐渐得释放出巨大的购买力、加上持续太久的疫情会改变一些人的生活态度、即时消费的情绪会在疫情过后被拉高,疫情过后,整个世界会出现一片新的消费热潮!巨大的国际市场需求会带动投资产业的人增多、国际市场对设备、材料的需求也会急剧增加!然而,当我们审视世界上有制造能力的国家,要么是高端产品的国家、要么是通用设备生产小国、要么本国配套能力有限的国家,只有中国是通用设备生产大国、而且产业链完整;也就是说,在疫情后、能满足国际市场巨大设备需求的国家只有中国,后疫情时代强劲的国际市场需求,会拉动国际市场上产品价格上涨,因此中国出口企业从现在开始就应该有计划的、分阶段的涨价,为再一次国际加工做准备;加上由于国际市场上价格和产品信息并不对称、同质竞争企业也少、因此出口产品价格调整对急需产品或急于投资的采购商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影响、因为更多的投资者关心的是投资收益、而不是投资额的多少、这如同炒房客不会在乎百万级的房产价差、而在意这套房子能赚多少钱,中国出口企业在后疫情时代是大胆涨价的最佳机会!

企业在上调产品价格时要回避像展会这样同质竞争者存在的地方,中国出口产品的价格从2006年后不断的走低,这与同质产品扎堆参展和扎堆使用平台有密切关系,价格是买家愿意给出的钱,当没有比较或比较对象在不同层次时、任何产品都会有很好的价格。

国内市场产能过剩、价格透明、同质产品竞争激烈,尽管用工成本升高、原材料上涨、加上去碳成本等、但谁先涨价可能谁先关门、国内市场到了拼储备金的时候,此时企业只有出口一条路才能化解进一步的生产成本升高!


重磅!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CPTPP

2021-09-17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9月16日,据央视新闻,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两国部长还举行了电话会议,就中方正式申请加入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

此前,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CPTPP是和RCEP并行的两大巨型自贸协定,2014年,在北京召开APEC会议的时候,中方和其他国家共同制定了走向亚太自贸区的北京路线图,中国考虑加入CPTPP是走向未来亚太自贸区,以及助推亚太经济一体化必要的路径。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2020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上表示,CPTPP已经生效近2年,在备受关注的RCEP成功签署后,两条路径均已成型。中国将与各经济体一道,共同推动亚太自贸区由愿景变为现实。

此前,张建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旦中国同时参与这两个自贸协定,中国将在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扮演最重要的推动力量之一,在亚太地区的生产网络体系和亚太全球供应链、价值链当中获得更主动的战略地位。

“和RCEP的作用类似,CPTPP将为我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更加广阔的外部市场空间,助推贸易投资便利化,并方便企业以更低的成本参与到国际产业链的分工当中。”

张建平表示,与RCEP相比,CPTPP成员大多数为发达经济体,中国参与其中,能够助推产业链向中高端转移,进一步打通产业链的堵点和断点。

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认为,如果中国加入CPTPP,对中国未来服务业、高科技产业和数字经济将带来巨大的提升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