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改变命运 | 2021年12月11日

如何改变命运

命运是世界上任何个体都具有的特征,不论是有生命的人类、动物、植物,还是其他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命运,命运是存在主体一生的轨迹、命运决定了个体一生的结局。 个体的命运分为“命”和“运”两个主体,第一主体是“命”,生命生命,命是生之本,生是存在的过程,任何会消失或灭亡的个体都具有生命,事物在诞生之初就携带必要的存在条件、这些必要条件衍生了事物生命,由于宇宙中各个要素时时在变、看似条件相同,诞生事物之命却并不相同,不论是人类的双胞胎、还是使用同一设备、同样材料、同样工艺加工出来的部件都不相同,这就是命,一个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客观因素!第二主体是“运”,运和命不同,如果我们把命比作一叶扁舟、那么运就是河流,它承载并运行不同的生命之舟,为其航行提供不同的航道,如果命是个体的始点、那么运就是个体的航线、命与运的结合构成了不同个体的不同结局;

每个个体在诞生之初、无法选择由条件所决定的命,但是运行生命的运、却可以选择,于是便有了命运之说,命苦的人不一定运气坏、命好的人也不一定运气就好!

“运”是宇宙运行万物之势,“势”是宇宙提供给个体存活的能量,自然界以个体的属性分配每个个体对应的能量、获得能量越大的个体收获能力就越强,获得能量越多的个体就是运气好的个体!因此任何个体要改变命运必须从改变自己的属性开始,属性是事物的本质和秉性特征,要改变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古人说 “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但古人同时也指出了改变运气的方法就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也就是说、人可以通过艰难的自我超越、通过不断的积累能被自然赋予能量的德性、最后可成为载物的幸运之人!

个体命运的改变源于自我改变,企业运气的改变也要从企业管理者本身开始改变、因为构成企业存在的每个要素、都是管理者以自我的认知和标准进行判断后的选择,这些要素构成了企业的属性,属性就决定了企业能获得的自然之势有多大,决定了企业的运势;

身处逆境、运气不顺的企业只有通过审视企业的每个构造要素、进行重组或调整、经过吐故纳新等“疼痛过程”完成自我要素的改变、把企业变成能承载好运势的企业,企业的运气就自然发生了改变!


各国加大力度保护隐私!当数据不再唾手可得,企业如何破局?

2021-12-04   来源: 国际金融报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应用的日益广泛,大规模用户信息泄露事件层出不穷,各国针对数据隐私保护陆续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如美国加州的《消费者隐私法》和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等。这无疑令企业在收集并使用客户信息时遭遇诸多阻碍。

改变数据收集模式

客户数据不仅有助于在线广告的定位,还可以让品牌进行精准的个性化营销。对亚马逊、脸书、谷歌等科技巨头来说,数据就是源源不断的黄油面包。而苹果的举动,无疑在行业内设立了一个标杆,恐迫使其他企业跟进。对于品牌方来说,现在斥巨资在脸书、谷歌等平台上进行营销已经变成了一件不确定的事情。

今年4月,苹果推出了新的隐私政策,每当用户打开手机上的应用程序时,系统将强制性地询问用户是否同意“被跟踪”。

对此,脸书抨击道,苹果的举措不但殃及其他公司,还影响了苹果自己的销售增长。但并非所有的科技巨头都拒绝改变。曾在多国遭遇反垄断调查的谷歌表示,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该公司计划将在2023年底,在其浏览器“Chrome”中直接去除掉cookie插件。

所谓cookie,是安插在浏览器中的插件,其中包含有关手机用户的在线行为信息,通过这些信息,可以完全复刻出用户所有的行为习惯:平时访问什么购物软件?通常会购买什么产品?消费行为是怎样?掌握这些信息的人,就如同掌握了财富密码。

谷歌广告隐私和信任产品管理总监大卫·特姆金(David Temkin)表示,失去了数据的加持,广告和营销部门现在亟需思考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与客户建立更牢固的关系”,这在隐私至上的世界里变得更为重要了。

3个月前,聊天软件WhatsApp被欧盟罚款2.67亿美元。根据GDPR,欧盟的数据保护机构可以对公司处以最高2000万欧元的罚款。自GDPR于2018年5月生效以来,欧盟已经发出了800多份罚款。今年夏天,亚马逊因为cookie的不当使用被罚7.46亿欧元。

一些企业正积极开拓了新的策略,考虑说服用户主动交出数据。这些举措听上去比从前复杂许多,人力成本也更加高昂,例如实施一系列的忠诚度计划、抽奖活动、时事通讯、测验、民意调查和二维码……

聚焦于牛油果产品的营销公司Avocados From Mexico/ˌævəˈkɑːdəʊz/就是“探索者”的一员。该公司目前鼓励客户提交订单收据,作为回报,客户可以获得以牛油果为主题的运动服装。该公司还举办社交活动,在来宾进入大门的时候,需要扫描二维码,输入他们的姓名、生日、电子邮件和电话号码等信息。

该公司营销副总裁伊万·金泽尔 (Ivonne Kinser)表示,隐私数据法案出台之后,同行们争先恐后地开展了新的尝试,但建立详细的客户档案成本非常高,因为它需要复杂的技术知识,营销公司一般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和Avocados From Mexico一样,啤酒品牌Miller High Life在今年夏天举办线上比赛。几场活动下来,该品牌收到了近4万人的注册信息,包括电子邮件、生日和电话号码等。这家啤酒制造商总部位于美国的密尔沃基,目前拥有超过100万客户资料,到2025年,这一数字有望扩张到至少1300万。

Miller High Life的母公司Molson Coors Beverage Co.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用户的拒绝被应用程序跟踪,该公司今年进行了300多项数据收集工作,包括在全国各地的酒吧举行的抽奖和竞赛,收集来的信息目的只为一个:营销。

该公司副总裁索菲亚·科鲁奇说。“你可能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比如,我们试图获取人们的信息,但实际上,人们分享这些信息不会产生坏处,因为他们也能从中受益。”

部分行业延续既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零售、旅游和酒店业在收集数据方面处于有利地位,因为这些行业可以直接与消费者打交道。

餐饮连锁店Chili's Grill&Bar拥有大约900万活跃的忠诚会员,其记录了大约50种不同的信息,包括用餐者订购食物的消费习惯等,而其余5000万非活跃忠诚度会员客户的购买记录也可用于广告定位。

几年前,百事可乐公司开始重视自主的数据收集能力,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拥有大约7500万条客户记录,并期待在两年之内翻一番。

全球媒体和商业能力高级副总裁希亚姆·温努高帕尔(Shyam Venugopal)表示,在北美市场,百事自有的数据库为其节省了数千万美元的营销成本。

在2020年,迪克体育用品(Dick's Sporting Goods)新增了850万忠诚用户,目前已拥有超过2000万忠诚会员。其会员档案最多可包含325个数据点和特征,包括会员的购买行为、是否有孩子、他们在意的商品、一年在该品牌上的花费等。

相比之下,制造业公司获取数据的难度非常大,因为很多公司并不直接与消费者打交道。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公司的营销人员仍然要花费巨资在脸书、谷歌这样的数据平台上进行广告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