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链转移中的中国出口企业 | 2022年07月11日

国际供应链转移中的中国出口企业

现在世界上正发生一件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非常困难的事,就是由国际供应链调整带来的国际产业链重组,供应链之中的供应过程并不是像一条河流灌溉一样简单,它是一个由产业链交错而衍生出来的动态的流动供应体系,所以说,在市场自由配给的过程中没有一个稳定不变的供应链,由政策主导的供应链调整只能确定一个供应体系而无法做到稳定、确定的供给关系,因此任何单一的政策或简单的手法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产业链调整和供应链重组。

6年以前,在贸易战开始初期,有些国家就想通过提高关税或反倾销等手段迫使产业链转移,同时建立自由贸易组织以提供资本流入渠道来引导产业生产的转移,以此达到国际产业链去中国化的目的,但是6年已经过去了,事实上这些国家不仅没有实现最初的设想,反而推高了自己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产品价格,也带来国内通胀的压力,从本质上看,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加工转移只是利用了中国之外的劳动力供给市场,但是生产设备和生产加工以及部件加工却不得不继续依赖中国,这反而中国提供了产业升级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天天听到别人唱悲歌“外贸不行了、外贸不行了”,但出口额却不断增长的原因,因为这边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制造业“倒下了”,那边设备加工和部件加工以及生产原材料的企业又站了起来,并且迅速增长。

这个世界看起来很大,但是当我们到世界各国走走看看,就会发现,世界上虽然有70亿人口,但是很多国家并没有完善的工业体系,很多国家的人也只能从事简单的生产劳动,尽管发达国家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让那些已经进入工业化的先进国家产生了明显的产业分工,加上利用全球资源进行生产配给导致了本国产业空洞化,可以说,在过去40多年的全球化推进过程中,收益最多的国家就是我们中国!中国也确实形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全方位的产业供应链,形成了让国际产业链生产加工所依赖的供应链,在一个拥有14亿人口国家内形成的庞大而完整的工业体系,可不是那些通过自由国家贸易把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经济基础的国家拼合在一起就可以替代的。

现在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已经转移到越南等国家生产,似乎越南可以很快代替中国,但这可能只是越南的愿望或者越南的国家宣传口号罢了,越南要代替中国在国际上的产业地位,除非中国企业自己放弃,否则越南很难在十几年内甚至几十年内实现这个愿望。

经济发展并不是产业本身单一的线性增长,越南的经济发展面临着社会结构和产业发展的基础矛盾的影响,这种结构性问题会限定越南生产发展的边界,同时经济发展也会带来贫富差距而挫伤劳动力积极性,所以越南很可能在产业结构没有完善前就走进了“中产收入陷阱”。越南是个人口小国,在理想状态下,就算是全部开启劳动产能也无法代替中国供给给国际市场的产能,以越南现在的发展速度看,在未来5年内越南社会就会出现物价上涨、劳动力不足的现象,那时越南就自我抑制了经济的发展!

反观我们中国,从劳动力供给、土地税收政策以及原有的完整加工体系所提供的生产力和人才,和经过30多年的经济发展和世界经济相融而形成的工业生产加工体系,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国家在短时间就可以代替的。

在世界经济剧烈调整的今天,在有些国家有意调整世界供应链的今天,中国企业只要自己不放弃与世界生产加工的联系,那么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把中国企业从国际产业链中排除。

对于已经融入全球产业链并且对全球产业有极高依赖度的中国企业,在新一轮的国际产业链重组过程中更要积极地参与其中,这些再融入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将会从被动的被采购角色转变成为世界上等层级的产业加工设备供给角色。

这3年来疫情给人们带来的生活和心理问题远大于国际市场竞争问题,社会一度笼罩在忧郁的情绪之中,我们的企业主不要把这种消极的情绪转加给自己的企业和市场,相反,我们企业要更为积极地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用胜利的喜悦来冲淡疫情给我们的悲伤!


取消加征关税预期升温 如何影响人民币、A股

2022-07-06   来源: 第一财经

据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财政部长耶伦举行视频通话。

刘鹤与耶伦就宏观经济形势、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议题务实、坦诚交换了意见,交流富有建设性。双方认为,当前世界经济面临严峻挑战,加强中美宏观政策沟通协调意义重大,共同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有利于中美两国和整个世界。中方表达了对美国取消对华加征关税和制裁、公平对待中国企业等问题的关切。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对话沟通。

取消加征关税预期升温

市场对取消美国对华加征关税的预期并非没有来由。

美国贸易法“301条款”的有效期为4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在5月就开始了重新审查。德国商业银行外汇、新兴市场分析师查理·莱(Charlie Lay)对记者表示,美国对34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第一批关税将于7月6日到期,另一批针对16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也将于8月23日到期,还有一批(2000亿美元)则将于9月24日到期。

美国6月CPI同比增长8.6%,创40多年来新高,这直接导致美联储在6月大幅加息75个基点。同时,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美国总统拜登面临的控通胀压力飙升。

早在6月2日,美国副贸易代表莎拉·比安奇(Sarah Bianchi)就表示,拜登政府正在考虑“所有选项”,以评估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关税的可能变化,包括关税减免和新的贸易调查。当时拜登也表示,正在考虑取消前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和2019年对价值数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拜登政府正在寻求为通胀降温的方法,产业界也都呼吁削减关税,以降低企业和消费者的成本。

人民币短期走升

在上述预期下,人民币对美元持续走升,升破6.7关口。5月时,人民币对美元一度贬值至6.82附近。

查理·莱称,“受潜在关税下调和服务业PMI数据强劲反弹的乐观情绪影响,7月4日美元对人民币盘中跌破6.69。”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过去一周大幅下跌,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早前的3.5%跌至2.9%附近,这也导致美元指数升值势头放缓。

巴克莱宏观、外汇策略师张蒙对记者表示:“考虑到疫情后中国出口的增长和人民币仍然坚挺的估值,我们认为将降低关税与人民币大幅升值等同起来的看法过于激进。” 渣打大中华及北亚首席经济师丁爽则对记者表示,如果自7月起美国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有望提升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占GDP比值的0.2到0.3个百分点。丁爽还说“取消加征关税后,我们估算2022年中国对美出口总额将因此增加530亿美元。假设中国方面亦取消部分对美征收的反制关税,中国对美商品进口总额或将增加150亿美元,由此2022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将扩大380亿美元,全年贸易顺差占GDP比值将上升0.2个百分点。”

不过,接受记者采访的多数交易员、策略师仍认为,全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将维持在6.6~6.9的区间震荡。未来,出口、跨境资金流动情况仍是需要关注的重点。


A股情绪持续回暖

关税减免的预期有望带动出口导向型的板块。

渣打方面认为,根据全球投入产出数据库核算结果,家具制造业和计算机、电子和光学产品制造业的年产值中有14%到16%受美国需求拉动,因此最有可能成为从美国需求上升中获利最大的两大行业。其次是中国航空运输、纺织、橡胶及塑料制品、电气设备、化学工业、纸制品、金属制品和特种机械设备等行业,这些行业5%到10%的年产值受美国需求拉动。

不过,A股情绪的改善更多与复工复产、国内政策支持紧密相关。

瑞银证券中国策略分析师孟磊此前对记者表示,随着上海进入全面恢复阶段且国内政策宽松力度大幅加强,全球投资者近期转为净买入,6月初以来北向资金净流入达到730亿元。他表示,从历史上来看,在地缘政治风险较低且全球市场波动性较低的时间段内,北向投资者往往会净买入A股。考虑到美国可能对中国出口产品取消部分关税,互联网相关领域的监管周期有望见顶,孟磊认为,海外资金将在2022年下半年重回中国市场。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方面对记者提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九版)》对入境人员的隔离管控期限和方式从“14+7”改为“7+3”,同时,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也要求各省成立专班整治“层层加码”问题,这些都有利于改善人员流动和经济预期。

但机构认为,由于前期累积较大涨幅,伴随着业绩窗口期到来,市场将进入业绩验证时期,波动性相对加大。景气行业方面,从中报确定性来看,预计军工、医药相对占优。此外,近期美股、港股医疗板块均有所反弹,对A股市场或有一定带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