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数据与客户概率(Probability) | 2022年01月20日

网络数据与客户概率(Probability)

企业使用网络销售、实际上是先把产品数据化成为网络中的数据产品,再通过互联网使用数据产品来进行产品销售和市场营销的过程,因此,如何数据化产品和如何使用网络、就成了企业能否有效使用网络销售的关键!如果产品被数据化后没有机会被采购商看到就不可能把产品销售出去、所以企业的数据产品被看到是使用网络销售的第一要素!

企业做一个网站、通过网站的域名去实现让采购商看到自己的产品、这无异于让一个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实际工厂在哪里、做什么产品,两者一样困难。企业的产品数据存在网络中,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数据编码,客观世界存在的实体工厂都很难被采购商找到,可以想象、那些存储在服务器中的数据编码被采购商看到有多难,如果没有有效的方法、企业的网站几乎不可能被采购商看到!通过把网站域名印在名片上,靠自己发名片,除了发出的数量有限、企业网站被人使用的机会也极低、因为几乎没有人能记住一个网站的域名,有几个人记住了亚马逊的域名呢?有几个人知道Facebook的域名呢? 特别做国际市场的出口企业、怎么把名片发给世界各地的人呢?

其实企业的网站除了通过域名被看到,还可以借助网络的入口去实现,网络的入口大都是Google这样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网络数据索引工具,这些索引工具如同汽车发动机一样,在网络中牵引着数据的流动、为数据的流动提供能量,所以人们形象地称它们为搜索引擎,比如我们在国内网上购物、使用百度搜产品时会搜到京东在百度做的广告,然后进入了京东购物平台,这也是为什么京东这样比百度有规模和实力的公司也要在百度上买广告的原因,因为搜索引擎才是网络的唯一入口。我们可以简单的定义、搜索引擎是网络数据使用的唯一有效方法,人们通过搜索引擎寻找自己想要采购的产品、通过分析比较后决定与哪个企业联系。

所以说、企业做出口销售去购买搜索引擎广告的确是有效的方法(我们可以理解为网上找你产品的人就是你的采购商,这一点也是Google这类搜索引擎广告的商业基础)。然而、搜索引擎太多了、Google 就有160多个、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一个Google,有的国家更多、我们国家有谷歌台湾、谷歌香港,就是英文谷歌也有很多个,如果企业只在一个搜索引擎上买广告那么其他的搜索引擎上就看不到了,那些使用其他搜索引擎找产品的人也是你产品的买家,但是他们没有机会看到你,可问题是,我们购买所有的搜索引擎广告是不可能实现的。再者、大型搜索引擎的广告是以IP地址为基础进行广告配置的、这会导致在不同地域的网络中和不同的IP中以及不同的网络环境中所呈现的广告结果并不相同、你如果不到真实的网络环境里、即使使用“VPN”翻墙也无法逃脱你终端IP的物理位置,所以搜索引擎在世界各地的排序结果和广告链接并不都一样,因为只有这样,搜索引擎公司才能扩大广告的数量和商业广告的有效性。

另外,企业使用搜索引擎关键词广告时、自己选的关键词与采购商对应的准确性非常重要、即使购买同一产品的采购商,当产品的市场对象不同、他们对同一产品的采购趋向也不同,如有人关注的是“激光切割机”,也有人关注“金属切割”,但他们的目标可能都是激光切割设备,人们在网上往往不是直接寻找产品本身而通常是寻找能实现自己需求的东西、所以使用的关键词千变万化,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搜索引擎广告的效果会直接受到地域、语言、搜索引擎的多样性以及采购商选词的多样性制约,那些购买单一搜索引擎的几个关键词广告都是花钱很多、效果并不理想,特别是做出口销售的广告,很多广告费用都在灰色地带被消耗了。

使用网络销售,实际上是使用网络把产品数据化后进行的数据概率使用过程,概率就是在固定的数据内发生事件的可能性,所以企业在使用网络销售时、一定要考虑作为概率分母的数集,数集中的数据就是与自己生产的同质产品或相关产品的数量总和,它的大小直接决定你的产品数据出现的概率,而网络数集是由搜索引擎这样的数据整理工具被限定的数域决定的,因此数域决定数集,所以企业的产品数据化后要使用多数域和大数据的方法,这样就能使得企业的产品数据在小数集中出现大概率!

数据是被固化的数据编码和编码组合,大数据就是扩大产品的编码,如“切割机”一词翻译成20种文字它的数据就扩大了20倍,那么在同一个数集的整合中就可以简单理解为多了20倍概率机会,如果不同的产品数据和不同格式的产品数据再进行交叉组合,同一个产品的数据会呈现几何级数性的增长,这些被转换的产品数据成百倍的增长能带来百倍的概率去销售自己产品。网络是数据的网络,网络营销和销售不是网络或计算机技术的应用,而是在网络和计算机工作原理基础上的简单数学应用。


央行释放积极信号利好实体经济

2021-12-2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在延续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的基础上,12月25日央行网站通报的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21年第四季度例会情况中,释放出更积极的信号——要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要积极做好“加法”。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郭磊判断,会议首次提出“发挥好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或许指向准备金和政策利率等工具运用,“明年一季度与二季度前半段会是货币政策宽松稳增长较为适宜的窗口期”。

此前,三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已对经济研判略转谨慎,强调经济恢复“不稳固、不均衡”,四季度例会研判更为谨慎,强调“三重压力”,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一致。这需要货币政策“稳字当头”“更加主动有为”。

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黄文涛梳理对比了今年四个季度的例会表述,他认为,在二三季度货币政策例会中,外部环境冲击受到的关注更多,如三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提及“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防范外部冲击”,而四季度例会中删去这一表述,可能意味着当下货币政策不易受到外部环境收紧的影响,更为关注国内经济增长的压力。

因此,会议提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要积极做好“加法”,精准发力,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货币政策工具转换为支持普惠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市场化政策工具,实施好碳减排支持工具和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综合施策支持区域协调发展,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的支持。

近年来,两项直达实体经济货币政策工具,对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效果显著。据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此前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披露的数据,2020年至今年10月,银行累计对14.4万亿元贷款延期还本付息,其中支持中小微企业延期还本付息11.8万亿元;累计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9.1万亿元。

12月1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作出最新安排,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工具转换为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从2022年起到2023年6月底,人民银行对地方法人银行发放的普惠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按余额增量的1%提供资金,鼓励增加普惠小微贷款。

同时,从2022年起,将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纳入支农支小再贷款支持计划管理,原来用于支持普惠小微信用贷款的4000亿元再贷款额度可以滚动使用,必要时可进一步增加再贷款额度。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可向人民银行申请再贷款优惠资金支持。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指出,推动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保持低利率环境,利于经济复苏。精准支持小微等实体经济薄弱环节,为小微企业提供低成本资金,激发微观主体活力,才能保市场主体、稳就业,促内需。   他认为,稳增长是央行重要政策目标,2022年,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增长措施会陆续出台。(记者 张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