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势出口、因势获利 | 2021年12月31日

借势出口、因势获利

“因势利导”是人类行为的基本准则,人类会随势而动、也会被利益引导而行。“势”是环境产生的迫力、它驱使人们不得不前行,古人也曾告诫人们“顺势者昌、逆势者亡”,也留下了“顺势而为”、“势在必行”等一系列关于“势”的结论。

在物理学中也有势能的概念,势能(potential energy)是环境潜能,潜能是由条件构成的架构能量,它的大小由环境架构条件所决定,潜能可以直接作用于其架构中任何相关事物,在物理学中我们把相关事物抽象为物体,简单的讲、任何事物的存在必须依赖势能(就是环境提供的能量),任何发展和成功都必须依赖获得更多的势能!

做出口也一样、出口企业必须依势而行,方能带来出口事业的兴旺。现今的出口之势都转移到网络上了,2013年网络进入4G时代,4G网络能承载和传输更大的信息量、因此多格式的、多维度的数据(也就是大数据)开始在网络中被使用,大数据能从多个角度提供给采购商完整的产品和企业信息,采购商在第一时间、几乎零成本的情况下就能获得制造商基本且全面的信息,与此同时,采购商还能直接与制造厂家联系,来确认一些自己关心的问题,这种快而准、几乎是零成本获得产品和制造商的方法使得大量的采购商涌入了网络,在利益的引导之下,采购商也带动了产品制造商开始进入网络销售产品,网络的国际贸易之势便由此形成,事物一旦发展成势都是不可阻挡的,因此出口企业在这“势不可挡”之势下、只能“顺势而为”做“势在必行”之事,使用网络做出口已然是“大势所趋”,出口企业把产品数据化就“势在必行”了,特别是到5G以后,网络进入虚拟与现实结合的网络时代,人类在现实空间中的事物几乎都将被数据化平行得迁移到对应的数据空间,现实空间中的市场将会被不断收缩和挤压,那些没有被数据化的产品和企业的生存空间将受到威胁,尽管产品数据化和网络空间存在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但这一步是所有出口企业必走之路,势在必行的事物做的越早借势越大,机会就越多!

任何利益都是借势而生,获利者必须借势获利、不论是借自然之势还是借人为之势,因为“势”的本身就是一种能量、“势能”作用于任何个体都会产生力量、利益就是力量作用的结果,因此企业要获得出口之利必须要获得出口之势,行势在先、获利在后!

出口之势在网络,网络势能是以网络条件架构起来的位置能量,出口企业把产品数据化后,产品数据所在空间的架构、与它所在空间的位置就决定了企业获得的出口之势有多大,而网络是人造的通信线路与数据处理设备的结合体,随着国家不同、电信公司不同、设备不同、地域不同、数据格式不同、以及数域范围不同等诸多不同网络条件构成的“网络势能”也不相同,因此,选择“网络势能”是出口企业使用网络获得出口利益的前提!


优化关税结构 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2021-12-23   来源: 中国贸易报

为支持构建新发展格局,继续推动高质量发展,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印发通知,2022年1月1日起,我国将对954项商品实施低于最惠国税率的进口暂定税率。

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构建新发展格局,意味着我们要在新发展理念下,通过扩大开放追求高质量的发展,自主降低关税是其中关键环节之一。这次降低关税的产品覆盖居民消费品、绿色产品、关键零部件和高技术产品,这都是在我国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过程当中,致力于通过扩大进口来满足人民的消费需求,以及我国产业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需要,也是我国发挥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来推动进出口平衡发展。关税的调整再次彰显中国坚定不移支持经济全球化、支持自由贸易的决心,我国自主降低关税,对拉动全球经济复苏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记者注意到,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已连续几年在年末宣布调整新一年部分商品关税,同时关税调整范围也越来越广。例如,2020年1月1日起,我国对859项商品(不含关税配额商品)实施进口暂定税率,2021年1月1日起,我国也对883项商品实施低于最惠国税率的进口暂定税率。

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张晓涛表示,多次降低关税是为了适应产业升级、降低企业成本和满足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多层次需求。同时也说明,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自身的高质量发展需求与长期奉行的互利共赢开放战略实现了共融。降低关税,也推动了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国际竞争、提高产品质量、推出新产品,从而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主动。

张建平表示,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是相互依赖的,作为世界贸易组织的主要成员,中国身体力行发挥引领和示范作用自主降低关税,同时,作为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我国敢于也有能力通过降低关税,强化市场竞争。“特别是在当前经济全球化遇阻、全球供应链价值链遇到冲击的情况之下,中国这样做,有利于保障全球产业链稳定、推进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

同时,2022年1月1日起,根据国内产业发展和供需情况变化,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承诺范围内,提高部分商品进出口关税。其中,对部分氨基酸、铅酸蓄电池零件、明胶、猪肉、间甲酚等取消进口暂定税率,恢复执行最惠国税率;为促进相关行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提高磷、粗铜的出口关税。

张晓涛表示,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承诺范围内,提高部分商品进出口关税,是我国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求,充分使用关税措施来调节进出口贸易、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从而实现高质量发展目标。对于国内能大量生产或者暂时不能大量生产但将来可能发展的产品,提高进口关税,以削弱进口商品的竞争能力,保护国内同类产品的生产和发展,通过调节生产和市场的供求,调节生产要素的流向,实现合理的产业布局。

“近二十年来,我国磷化工业得到了迅速地发展,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绩。但是,伴随着磷化工业的发展而产生的环境污染状况也日趋严重。因此,防治磷化工污染,保护生态环境,合理利用不可再生的有限资源,是我国磷化工健康发展所面临的一项迫切任务和重要课题。”张晓涛分析,在碳达峰的背景下,增加部分化工和金属产品的进口、降低出口成为必然的调控方向。自2020年9月中国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钢铁行业作为碳排放量最大的行业,碳减排压力明显。除了发展低碳冶金技术,控产量是实现低碳减排的最直接的方式。考虑到进出口贸易中隐含碳排放的影响,中国通过优化关税结构等方式优化贸易结构,实现碳减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