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RCEP出口市场 | 2022年01月10日

浅析RCEP出口市场

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简称RCEP)正式生效。这个90%产品零关税的协议开始在15个成员国市场实行,其实质是把这15国市场融合成一个市场。

一个开放的市场就是以国家为壁垒的保护已经丧失,此时一个不以海外市场为主要市场的企业也将被迫不得不考虑全面的国际市场,那些外国的同质优势竞争者也会进入中国市场,他们用质量、品牌以及价格优势与我们现存的企业直接竞争国内市场,出口企业、也从一个单一的出口市场竞争进入了15国同质企业同时竞争的处境,因此、我们所有的企业都不得不重新认知我国加入RCEP后的市场环境,简单地讲、原来只属于你的国内市场进来很多竞争者、原来你不容易进去的国际市场现在可以随便进,国际市场将进入重组状态!

其他各国的产品比较优势与其市场吸收能力就是我们每个中国出口企业要关心的问题。

从市场容量上看、日本市场的容量大、日本也是仅次于美国的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国、但是日本从2016年左右就开始渐渐的把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加工转移到一些劳动力比中国更便宜以及加工成本更低的国家、特别是越南、孟加拉等国,而且日本很多如优衣库、丰田等类似企业拥有全球市场、因此部分加工也会分散在美洲的一些国家;但这些劳动密集型企业生产的都是单一的、大规模的产品,像优衣库的服装、为丰田主机厂配套的汽车配件等等。然而对小规模、多样性的日用杂货、比如日本百元店中多达几十万种的产品,那些劳动密集型国家没有能力供应日本这个巨大的市场,因为这些国家工业化低下,自身产业链的限制使得他们无法完成、所以,这些产品日本市场还会依赖中国;在中国没有参加RCEP前、这些低利润日用品、数万种杂货、在被征收各种税收后以及日本市场对销售价格的限制,中国企业其实已经无法提供这些产品给日本市场,现在不同了,在RCEP后中国出口企业会得到15-20%的收益增长空间!在有些非标产品的部件加工上、特别是CNC精密加工、以及模具加工后的产业加工、中国企业对日本市场仍然有绝对的比较优势,中国在CNC加工方面已经有非常完善的产业链、也有精良的设备、以及足够的人才实现对各种部件以及模型产品的加工,而在日本,这种加工成本都是天价,所以对日本市场、我们出口企业就盯上几个中小客户、以他们的质量要求和国际市场规则做事、我们的中小企业就不愁未来的生存、因为日本的中小企业大都是日本大企业的供应商、日本大企业也一般都拥有全球市场。

而对那些在工业化途中的国家、如越南、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中国对他们应出口机械加工设备、以及电子和电气产品。这些处于工业化途中、特别是在工业化初期的国家、就如同30年前的中国、主要依靠大量的低价劳动力带来产业发展、以劳动密集型为基础的产业发展必然会带来产业链的发展、因为劳动密集性产业基本都集中在产业的中低端、产品特点都是以单机或物理变形加工以及组装为主、所以这些国家对生产加工设备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这方面、我们中国企业有绝对的比较优势!

我们的企业要知己知彼的与他国同质企业竞争、利用自己的绝对比较优势分割几乎完全开放的15国市场,这是我们的机会,同时中国加入RCEP,也是我们的挑战,在这样一个高度自由贸易的协定中、任何企业都失去了国家贸易保护的壁垒、国内市场目前的平衡关系将被进来的外国同行打破,中国企业要面对的是15国市场和这些国家的同质竞争企业,国内市场实质已经不再存在。

在农牧产品市场上,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是中国农业和畜牧业的主要竞争者、在蔬菜水果等产品上、任何一个东南亚国家都是我们的竞争者、在工业领域、日本在扶持越南发展、而韩国为了维护日本市场出口或得到日本高新科技产品的部件供给、特别是韩国有比较优势的电子工业企业会紧跟日本的产业转移,这样越南很快就会代替我们的产业地位、紧接下来就是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以及泰国;如果我们被动的、等待他们的发展来代替我们的工业产业优势,那么我们中国在这场开放的竞争中是个失败者,我们从工、农、畜牧业都将失去的竞争优势,我们会因此完全失去了市场;所以我们所有出口企业要行动起来、利用我们目前拥有的产业比较优势、占领它们的市场,抑制这些工业化国家的产业发展,巩固我们在成员国中的制造业比较优势!


谁在制造耐克:十年间,越南取代了中国

2022-01-05   来源: 第一财经资讯

中国消费者如果在耐克门店任选一双运动鞋,大概率会挑中越南制造的产品。

2010年以前,中国还是耐克鞋类产品的最大制造国,现在,耐克一半以上的鞋子产自越南。类似的,阿迪达斯的主要生产国也已经并非中国,它四成的鞋子是由越南的代工厂生产的。

什么力量推动了耐克、阿迪达斯从“中国制造”转向“越南制造”,中国在这场制造产业的大腾挪中失去了什么?

失去的份额

2020年,印度尼西亚取代中国,成为了耐克鞋类产品的第二大制造国。

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制造在耐克份额的下滑,而非印度尼西亚得到外部力量的加持:在过去的十五年间,印度尼西亚的生产比例较为平稳的21%和26%之间波动。

取得耐克鞋类制品的制造环节主要份额的是越南。越南一步步取代中国,成为了耐克鞋类产品的最大生产基地。

耐克财报显示,2010年,越南取代了中国成为耐克鞋类产品最大生产国。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南代工的比例不断攀升。2020年,越南生产了耐克50%的鞋类产品,2021年,该比例进一步升至51%。与此同时,中国的生产比例则从2006年的35%逐渐降至2021年的21%。

作为全球最大的运动服饰品牌,耐克并没有一家自己的生产工厂。它绝大多数鞋类产品都是由超过15家独立的合同制造商在美国境外生产的,这些制造商在14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91家鞋类工厂。总体上来说,耐克主要通过东南亚地区的廉价工厂代工生产,然后将产品销售到北美、欧洲、亚洲等主要市场。

与耐克类似,另一运动服装巨头阿迪达斯的鞋类制造环节也呈现类似变化。2013年,越南取代中国成为阿迪达斯鞋类产品最大的生产地。当年,越南生产了阿迪达斯35%的鞋类制品,中国则占据31%份额;2020年,越南的生产比例已经升至42%,中国则只剩下15%。

越南为什么成为了各大运动服装巨头的最佳选择?

税收优惠政策和廉价的劳动力吸引着制鞋产业。

据外媒报道,越南在2015年1月引入了针对制造业企业的所得税激励政策。据相关优惠政策,满足一定条件的企业所得税前4年全免,后9年应纳税额减免50%,再往后15年减免10%。此外,越南开出的优惠政策还包括,用于形成固定资产的货物免征进口税,按季度申报增值税,以及其他投资信贷激励措施和免征土地和水面租金等政策。往后的几年间,越南的上述政策有所更新。

一位来自越南的工人在某论坛上公开表示,“耐克的工资比在田里劳作高得多,工作环境也更好。”尽管耐克的越南代工厂工人薪水低于中国,但当地工人的收入水平在越南工人眼中已颇具竞争力。据一位工人透露,在越南为耐克制作鞋子的薪水为5美元/天。按八小时工作制计算的话,每小时为0.625美元,大约是3.98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我国福建莆田耐克代工厂的薪水相对更高。一位接近莆田耐克代工厂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地的工人一天工作八小时,周末单休。当地工人一小时的薪水约为19元人民币。

对于耐克和阿迪迁移代工厂的原因,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做外贸出口的生产企业以及全球布局的国际品牌生产的布局是需要考虑出口配额、汇率、用工成本、产业链、交期、产能等因素的,耐克迁移越南代工不仅仅只是追求用工便宜,也要考虑出口配额,作为全球品牌不可能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